兖矿以洁净煤搏未来

在很多人眼中,煤炭的大量消费是造成目前我国雾霾现状难以扭转的原因,可在煤炭业内人士看来,煤炭本无罪,是人们对煤炭的不洁净利用方式导致如今窘境。

在国家层面,洁净煤技术被提到战略规划高度。2012年,科技部下发了洁净煤技术科技发展“十二五”专项规划。据介绍,洁净煤是指煤炭从开发到利用全过程中,能减少污染排放与提高利用效率的加工、燃烧、转化及污染控制的产品的总称,像“超超临界发电”等先进燃煤发电技术,煤基清洁燃料技术等内容,均包含其中。

据李伟介绍,截至目前,兖矿已成功开发出厚煤层综放开采、水煤浆气化、粉煤加压气化、煤炭间接液化等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核心技术。兖矿集团已经变身为一个“技术控”。

而超洁净煤,则是煤经物理和化学方法精制得到的灰分含量不超过1%的超低灰、超低硫精煤。“超洁净煤技术为煤炭高效、清洁利用提供了新途径。”兖矿集团副总经理、UCC技术研发领导小组组长来存良说,UCC技术可以让煤直接燃烧的功效转化率达到40%,降低25%—30%的温室气体排放,并使超洁净煤的灰分含量下降到0.2%。

处于销售链条顶端的煤炭企业,对此的体会要比宋文波更深。“目前我国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数量在3亿吨左右。”9日,兖矿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李伟告诉本报记者,煤炭的价格,还没有完全到底。

“今年卖煤怕是挣不了多少钱了。”2015年夏,潍坊煤炭零售商宋文波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兖矿以洁净煤搏未来。2015年起,“史上最严”环境保护法开始实施,煤炭市场逐渐走向低迷。李伟的判断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虽然煤炭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将不会有剧烈波动,但安全系数低、效率低下且产量较小的煤矿,将面临淘汰的可能。

不过,由先进技术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市场价值,仍需要一个过程。“我们正在想办法缩短加工流程,并进一步降低成本。”李伟说,现在本位煤也就300元左右每吨,加工成本要再加上100元-200元。在煤炭、石油价格低迷的情况下,如不能有效降低成本,煤间接液化生产出来的油,就没有多大的市场价值了。

“在洁净煤技术研究上,企业的动力非常大。”前瞻产业研究院在相关报告中指出,“这是因为他们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掌握了技术也就掌握了先机,解决了技术问题也就解决了市场问题。”

“安全、高效、洁净、绿色环保,肯定是未来煤炭生产的方向。”李伟说,随着智慧矿山等技术的推广,兖矿集团在煤炭开采方面的安全、人工等成本大大降低,“像我们在陕蒙基地的金鸡滩煤矿,年产量上千万吨,用工数量却仅有600余人,开采效率不言而喻。”

2015年起,“史上最严”环境保护法开始实施,污染物减排步伐加快。几乎与此同步,全国煤炭市场也走入了日趋低迷的冬季。此种形势下,兖矿变身“技术控”,提前转型布局,希望以超洁净煤技术抓住未来。

在兖矿集团,超洁净煤技术被视为该集团未来发展的“牛鼻子”。2009年,兖煤澳洲并购原澳大利亚菲利克斯资源公司,承接了其拥有的超洁净煤能源公司和超洁净煤加工技术(简称UCC技术)的研发工作。截至2015年初,兖煤澳洲超洁净技术项目已花费约5800万澳元。今年上半年,该技术已经在澳大利亚、中国、日本、英国、加拿大、德国、印度、新西兰、俄罗斯、南非等12个国家申请并获得专利认可,专利权归兖煤国际拥有。

每当供暖季来临,宋文波都开着三轮车往附近村落里的老客户家中送煤。尽管顾客数量稳定,但是“收购价在降,今年肯定就卖不上价去了。”宋文波说,不时出现在新闻中的煤炭市场变化,已经实实在在影响到他的收入。

8月23日,兖矿集团在榆林投资的煤炭间接液化制油项目一期工程实现了全流程贯通。目前,该生产线已实现盈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