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当好医生少不得“一根筋” 记光华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何东仪

25岁的小伙子小刘就要结婚了,却突发怪病、膝盖肿痛、持续恶化,最后只能坐在轮椅上推到医院。一家人心急如焚,奔赴多家医院求治无果,眼瞅婚事几近泡汤。抱着一丝希望,来到何东仪门诊求诊。何东仪反复看病史、认真做检查,得出结论:小伙子不仅膝关节有问题,还患了强直性脊柱炎。用了3个多星期药物后,小刘病情明显缓解;3个月后,病情得到完全控制。小两口结婚那天,何医生成为婚礼的座上宾。

这些还不够!他主动请缨,要求收治疑难重症。医院有前往仁济医院进修的机会,别人看到急诊进修吓跑了,他却抢着去,原因是急诊能收治到更多危重病人。半年进修时间里,他瘦了足足5公斤,收获知识的喜悦却溢于言表。而今,作为长宁区医疗系统首位博士生导师的何东仪,常用自己的经历教诲后生:“磨练意志是当医生的第一关。闯不过去,错过了一切;闯过去了,柳暗花明。”

治病救人带来巨大成就感

不惑之年的张女士,因膝关节疼痛,被多家医院建议置换关节,最后她慕名来到何东仪专家门诊。何东仪告诉她:“我试试吧。如果能缓解,你就暂缓换关节。”这一缓解,居然就“缓”了整整10年。

自1970年代,光华医院便在中西医结合治疗关节病领域凸显自身特色。此前,抗生素加激素的盲目疗法,令众多类风关病人“药到病不除”;医院倪立青等前辈翻阅中医古籍,发现蛇可治疗类似症状,随即推出蛇汤、蛇粉、蛇制剂等。这为何东仪进修指明了方向,他决定报考中西医结合专业研究生。

“我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我有的药,其他医生也都有。不过,个中搭配技巧是我长年经验的积累。”何东仪形象地比喻,看病治人与烹饪炒菜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食材,有的人可以烹饪出大餐,有的却口味一般;同样药物,有的医生搭配后起效快、恢复快,有的却见效甚微。其中奥妙,在于医生对病人整体状况的了解掌握,以及从经验积累提炼为临床思维的蜕变。这种蜕变,成就了何东仪,也成就了医院与科室。数据显示:1999年,光华中西医结合医院关节内科门诊量为3.9万人次,平均住院天数为73天;去年,科室门诊量为18万人次,平均住院天数为11.2天。曾经的二级医院,凭借类风关的临床诊疗特色,一跃成为三级甲等专科医院。

图片 1

回首成长之路,他说:“静得下心来、耐得住寂寞,当好医生需要‘一根筋’的精神。”

何东仪1989年从医学院校毕业后,来到光华中西医结合医院当医生。当时他还是一名小医生,诊室鲜有病人问津。偶尔来了名病人,他正想着细致、认真地为病人做解释,却被泼上一头冷水,“小医生别讲了,快点配药吧。隔壁医生病人太多,我才过来的。”那一刻,何东仪心想,自己也要成为病人纷至沓来的好医生。

何东仪说,治病救人带来的巨大成就感,或许没有任何一种职业能企及。“医生梦”的种子,要追溯到他的祖辈和父辈:曾外祖父刘泗桥翻译了日本汉医学家汤本求真着的《皇汉医学》,外祖母是民国时期上海名医恽铁樵的入室弟子,父母同样是毕业于原上海第一医科大学的主任医师。何东仪回忆,小时出入的是医院食堂,看到最多的衣服是白大褂;许多病人从愁苦到欣慰的表情,总会浮现在脑海,挥之不去。

磨练意志是为医第一关

当年的小医生,如今已成长为博士生导师、知名类风湿性关节炎专家。早年的心愿,早已实现:每天,全国各地的风湿病人慕名前来就诊;许多家庭因疾病濒临绝望,经过他的妙手重燃希望。在风湿病领域的一片天地,何东仪将科室做大、做强、做出特色。

可儿时辉煌的“医生梦”,在毕业伊始的那段日子里,却遭遇了残酷现实打击。那时,光华医院还是家普通二级医院,何东仪作为住院医师,在大内科里摸爬滚打、起早贪黑。两三年过去了,他似乎还没摸到门路。他不怕苦,也不怕清贫,只怕看不到职业前景。日夜的忙碌,掩饰不了内心忐忑,同学聚会时这种感觉更为强烈,“读医的毕业去了外企,西装革履、收入丰厚,职业成就感显而易见,我的职业前景又在哪儿?”何东仪心里泛起了涟漪。在询问父母意见后,他决定考研,期盼通过知识的累积,来实现质的飞跃。

一名12岁的小男孩,父母是外来务工者,因遗传性类风关,长得只有5、6岁孩子一般大小。何东仪为他治疗,同时面向社会筹款,最终帮助这一拮据的家庭减少了经济负担……

今年,何东仪18岁的儿子即将高考。作为医学世家第五代,何家儿子所有志愿都填报医学院。何东仪对儿子的选择如是评价:能治病救人,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从对中医完全陌生,到读中西医结合专业,何东仪如今回忆那段日子仍然历历在目。无论酷暑严寒,他一下班就骑上自行车,从长宁横穿整个上海城区,到五角场参加培训,夜里不到12时不睡觉;休息日,不是在图书馆看文献,就是在家中背知识点……上天像是要考验他的意志一般,两次考研都不幸落榜。何东仪想好:事不过三,如果再考不上,就此不当医生了。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三次考研,他榜上有名。

当以优异成绩研究生毕业后,何东仪进入关节内科拜倪立青、周嘉陵、张之澧等着名专家为师,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他放弃所有休息时间,跟随专家到门诊、查房,总是一问就是十几个问题;他泡在胶州路中华医学会图书馆里,翻遍文献、手抄资料;结束门诊,他将临床上遇到的问题梳理一遍,再回到文献着作中找寻答案……

而今,同行提及何东仪中西医结合治疗风湿病,都不由竖起大拇指。周围熟悉他的人无一不说,今日出类拔萃的医疗技术,与他肯钻研、肯吃苦的精神分不开——

发表评论